二次元

你们这些NPC第五十八章瓷中

你们这些NPC 第五十八章 瓷(中)

孙安拿出,还没开始拨号,橡胶警棍就伸到了他的面前,拦在屏幕上方。

“干什么?我让你打了?要打我不会打?”保安队长不耐烦的说道。

孙安看着几乎杵在自己胸前的警棍,微微皱了皱眉,顺着看过去,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保安队长脸上,脑袋慢慢歪向右边。

血泵、人屠、蛇夫、恶魔,自十四岁后,敢这样指着他的和他说话的人,要么脑袋掉了,要么手臂掉了,要么手指掉了,能止小儿夜啼的坏名声可不是夸张出来的,虽然有不少脏水泼在他身上,但也有很多他做过的事最终成了无头案,综合一下,算是名副其实。

戾气又出现了,江薇不认为孙安能保持低调就是这个原因,她不知道的是白月已经有了一些特殊想法,一些熟识孙安的人不敢有的想法,恰恰十分有效。

保安队长被孙安的眼神吓到,僵在原地,甚至忘了收回警棍,周围的人没有和孙安对视,感觉不到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歪头歪得有些怪异。

但孙安没有动手,他看了一眼白月,见白月对他摇了摇头,便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把收了起来,再睁开眼睛时表情已经平静,随后脸上又有了坏坏的笑容。

他向白月伸出手,笑着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这是要牵手的意思,白月低头看了一眼伸向自己的手,又抬头看向孙安的脸,见他咧着嘴角,目光清澈,像是能洞悉人心一样,愣了一下。

“他看出来了?”她心跳加快,如果自己的这个想法被识破,今后就不起作用了,可真是那样的话,他又为什么朝自己伸出手?

“代价。”孙安压低声音说道,“游戏规则里可没有我要对你百依百顺这一条,天下也没有白吃的午餐,要买东西就得给钱,要抢劫就得担风险,‘万事如意’只是上帝的超能力,你没有,那就得付出代价,想给我戴枷,就把你的手当拷。”

“他看出来了!”白月立即明白过来,但这个方法并没有完全失效,只是她要控制孙安,就得付出代价。

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姑娘了,她很坦然的握住了孙安的手,只是脸色微微发红,毕竟有这么多人看着,做出和异性牵手这个动作,对二十岁的女孩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她似乎听到孙安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笑。

保安队长在孙安闭上眼睛后,顿时觉得身体一轻,终于收回了警棍,他歪着头想了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接着就听到孙安伸出手,小声的对白月说着什么,然后,她牵起了他的手。

“妈-的,在老子面前秀恩爱?”大概是白月害羞的模样实在招人喜欢,也可能是孙安的眼神激怒了他,一股无名火从保安队长心底升起。

他走到孙安面前,大声吼道:“听不懂我说的话是不是,医院你去,她留在这里,事情必须在市场里解决,你们一起走,要是跑了,他们找不到你们

你们这些NPC第五十八章瓷中

,就只会来找我的麻烦,懂不懂?”

这话是挺有道理的,就算围观的那些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过他们都比较偏向孙安和白月那一边,这保安队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那对年轻人虽然看不出来是否有郎才,但女貌这一点是没任何问题的,他们当然会站到年轻人这边。

脸决定一切,这世界就是看脸的,这世界本来也应该是看脸的,在充分了解对方之前,除了看脸、看衣着,还能看什么?

孙安偏着头,等保安队长说完,才抬手抹了一下喷在他脸上唾沫星子,一脸嫌弃的擦在衣服上,不过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另一只手上,牵着的那只手很软,因为紧张出了些汗,凉凉的,在这个季节握起来格外舒服。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牵一下手就神魂颠倒,白月的脖子他都握过了,那握感可比牵手舒服多了,当时她还刚洗完澡,香喷喷的。

享受的并不仅仅是那只手,而是白月脸上的窘迫。

“哑了?老子在跟你说话。”

孙安的戾气一收,保安队长的凶悍之气就扬出来了,用指头戳着孙安的胸口,喷着满嘴的烟味说道。

这才是他平时的作风,就像是蜡烛的火焰,刚才被吹得几乎灭了,风一过,火焰又会竖起来,像孙安这样的年轻人,多半在这时会有三种反应,一种是吓得发抖,二是急着动手,三是开始报名头、掏证件。

如果是吓得发抖,之后就会任他摆布;如果是动手,他带来的这些人可不是吃素的,橡胶警棍打在身上,不会出现太重的伤,但是疼得要命;如果是报名头、掏证件的,惹不起就赶紧赔不是,把负责碰瓷那几个臭骂一顿,甚至轻打一顿,在两分钟之内把事情全部解决完。

可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这个年轻人无动于衷,没有害怕,没有还手,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牵着那个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吓傻了?”保安队长皱了皱眉,抬起手来就要去拍孙安的脸。

孙安仍没有动,因为白月还让他牵着,按照约定,他就不会动手,至少不会在这里动手。

可白月看不下去了,斜挎一步站在孙安面前,质问道:“你干什么?想打人不成?”

她一出声,围观群众就有好事者附和了,都在说保安的不是,让他们放这两个年轻人离开。

保安队长笑着看了看围观群众,朗声说道:“好了好了,散吧,怪热的天,都别围在这里了,免得呆会有人中暑。”

像是大将军下令,他一说这话,跟来那些保安立即就开始驱赶围观的人,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混乱中,保安队长又看向白月,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放你们走也不是不行,你要是让我亲一亲、摸一摸,我舒服了,就让你们离开。”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