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弃妃再难逑093剧毒

弃妃再难逑 093.剧毒

“他若死了,你那丫头也得死,那丫头中了他的独门掌法,只有他的掌力能解。没有他,就算你能给她捡回一条命,她也常常受着伤痛的折磨,直到死去。”凌锦急急道。

“你休想骗我。”慕容嫣虽说不信,手上的针却在迟疑。

“你不信,尽管杀了他。”凌锦看出她的迟疑,主动让开身子。

慕容嫣将信将疑,她对这个时代玄妙的武功还是极其忌惮的,真心怕玉竹出事

弃妃再难逑093剧毒

,这个丫头忠心有余却情商不够,她就怎么第一时间不是去拿针而是飞鹅扑火一样扑上前?

“我且留着你的命。若玉竹少一根头发,我一定会让你整个晋王府陪葬。”慕容嫣寒着脸,声音有如寒冬腊月的冰块,寒冷入骨。

“凌辰,你若是还是我认识的凌辰,就给我做出男儿的样子来。”凌锦冷声道,“你好自为知,我走了。”

“我、我也走了。”钱齐也赶紧开溜,他后知后觉想起凌辰是他砸晕的,谁知他要如何和自己算帐?再说嫣儿那张寒着的小脸冻得吓死人,比往日要骇人好多倍,他看着身子就打颤。

凌辰低着头,象个闯下弥天大祸的孩子,默默为玉竹疗伤。她对这个丫头十分看重,他与她能否解开这个死结,就看这个丫头了。

凌锦出了平阳候府,就迅速朝五皇子府奔去,才奔出几步,猛叫一声:“百部……”话音未落,吐出一口黑血来,整个人晕倒在赶来的百部怀里。

百部心中大吃一惊,忙掳起凌锦的袖子,只见一枚绣花针钉在凌锦的手臂上,整个手臂全黑了。

“针上有剧毒,好狠的心肠。”百部脸色大变,杀死慕容嫣的心都有了,急急背起凌锦飞奔回秋风院。

“你若迟来半刻,神仙也救不了他。”慕容嫣寒着小脸道,她的针原本无毒,铁了心要杀凌辰,这才注入制南星的剧毒。

听说能救,百部再大的气也压下来,语气带着哀求:“请慕容六小姐速救醒殿下。”慕容六小姐性情古怪,脾气阴晴不定,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能得罪。

“吃了这个药丸,二个时辰后就能醒来。只是要卧床休养一个月,再管不了别人的闲事。”慕容嫣冷嘲热讥看了凌锦一眼,抛来一颗药。

百部忙接住给凌锦吞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凌锦紫黑的脸色便恢复血色,手臂也渐渐恢复如常,制南星炼出的毒如他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百部看着暗暗心惊。

正在给玉竹疗伤的凌辰,看到身中剧毒的凌锦顿时心如刀割。这毒她是为他准备的。她是这般恨着他,恨不得他死。曾经她为了救他,舍弃性命以身试毒;如今,她宁愿舍弃性命也要取他性命。凌辰自嘲不已,一切都是他绺由自取。

凌辰心念闪过,掌下暗暗用力,昏迷中的玉竹吃痛地哼出声来。

玉竹的伤由凌辰来治,赤芍灵芝的伤由慕容嫣治。赤芍灵芝开始执意不肯,只说伤口没事,慕容嫣冷冷掠过一眼,这两人便不敢作声了。

“你怎么还赖着不走,难道要我留饭?”慕容嫣出来看到百部还在院子内心里就有气,里里外外都是伤员,她怎能不怒。

“我怕殿下毒发。”百部心中闪过别的念头。

“他死不了。”挂掉更好,人间从此少一祸害,慕容嫣冷哼,“别把你家殿下想得太弱。”这混蛋明知针有剧毒,还义无反顾迎上来,不是胸有成竹难道是自寻短见不成?她才不信阴险腹黑的凌锦是兄弟情深舍生取义。

“慕容六小姐,我还有急事。殿下就留在贵府,请六小姐多多关照。”百部话未说完,一闪身人已消失不见。

慕容嫣脸色顿青,手腕一抖,指间的绣花针射向百部。

百部吃过几次亏,对她的脾性了解不少,心中早有准备,未等话说完人已迅速开溜,慕容嫣射出的绣花针全数打落在墙上。

“好歹也将他挪进屋里再走。”慕容嫣怒极反被气笑,厌恶看了地上的凌锦一眼,早知干脆送他去见阎王爷好了,秋风院都是伤员就她一个手脚完好,她还得成为这混蛋的免费保姆。那个叫百什么来着的侍卫真是可恨,下次不扒了他的皮,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慕容嫣没好气拉住凌锦的头发就往屋里粗暴拖人,痛得梦中的凌锦哼哼两声。

这简直就是虐待病人,堂堂五皇子什么时间受过这等活罪?凌辰看得心惊肉跳,真怕她活活将人拖死,“我来吧!”若堂兄没被毒死反而被这恶毒的女人拖死,那也死得太悲催了。看在堂兄为他中毒的份上,他就勉强当一回搬运工好了。

凌辰将人放在厢房的床上,慕容嫣拿了一床锦被扔在凌锦身上。

一阵玉兰花香立刻钻进凌辰的鼻子里,凌辰有些发怔,一时抬不起脚步走出厢房,这……是她盖过的被子吗?

凌辰忽然恨起凌锦来,要不是凌锦抢着挡针,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他。她会用心照顾他,为他温柔地盖被子,这个被子,还是她盖过的,上面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凌锦若知道他一番粉身碎骨的无私奉献换来堂弟的憎恨,气不死也会气去半条命。

百部不敢真走,躲在远处看着殿下活受死人罪,只差没有跳出来跟慕容嫣拼了。幸好凌辰仪义,要不秋风院的小院里真要再次发生流血事情。趁着慕容嫣离去,百部赶紧摸进厢房内。

二个时辰后,凌锦准时醒来。

“这里是哪里?我头皮好痛。”凌锦捧着头喊痛。

百部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来。

“我不是还未死吗,收起你假惺惺的眼泪。”凌锦笑骂。

百部哪敢如实相告,只说是秋风院,殿下剧毒未清要在这里将养一个月。

“你终于做了一件合我心意的事。”凌锦顿时眉开眼笑,大大表扬了百部一番,“这臭女人毒了我,就得养着我照顾我对我负责到底,被我使唤任我劳役是她活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