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黑巫师朱鹏第十七章野法师与学院派之争

黑巫师朱鹏 第十七章:野法师与学院派之争

无限广阔的宇宙世界,诸天位面处于其中就好像无数堆积在一起的肥皂泡,它们看似整体又相对独立,同时也会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突破壁障彼此融合,变成更大更坚韧的肥皂泡。无数泡泡堆积成一个大团,便是所谓的世界群落,相对于世界群落的还有远远游离于其它世界之外的肥皂泡个体。

人类,或者其它智慧生命存在于肥皂泡中通过时间的推移而渐渐产生文明,当一个文明发展到一阶时,文明意志或者说位面范意识就此产生了,它的意识一开始时是模糊混沌的,但随着文明的逐步发展而逐渐清醒、拥有智慧,甚至与位面内的智慧生命互动而逐渐诞生所谓的诸神……这即是所谓的先天神明,不是由于信仰强行推动上去的,而是立根于位面本源之中的乡下土财主。

宇宙中有许许多多的位面由神明统治,诸神之间彼此的战争成为文明起伏与发展的主线,而有一些位面,人类或者其它智慧生命选择了不断强大自我,然后弑杀神明推翻其统治:由此衍生了无数慷慨激昂的故事,开着星际飞舰轰击神国的科技文明;推动位面本源漩涡把神明都弹出天国领域,让它们坠落凡间成为传奇生命的法师联盟;仙神争霸,封神之战,谁输了谁上封神榜上面打杂;甚至还有凡人成神后,再率领子民干翻其它神明,最终彻底毁灭神权的奇葩战法。

然而,改革总是反复的。

永恒巫塔所统治的庞大巫师世界群落,奴役诸天,殖民万千世界,捕猎超凡生命建立规模惊人的诸天巫体系,至高巫师帝王卡萨,他存在的本身多么类似于伟大的创世之神。甚至,许多巫师完全是将那位至高帝王视为始祖神明来信仰,来崇拜。

……永恒的生命,近乎无所不能的力量,威如狱,恩若海,至为尊贵……

暗黑第一界域边缘,不断被魔潮冲击的金陵之城,无数强大生命眼中比蝼蚁都更加渺小卑微的男主角,他正在拍打着楼下狗头(此处我打错了,真的),看着颜值与傲气都很高的姐弟职业者:迪娜·达尔和赛斯特·达尔。

“原来是‘狂狼’的突击队长与施法者归来,我是来自深渊之城的三等巫师学徒朱鹏,这段时间在贵团打扰,非常高兴认识两位。”站立起来朱鹏做了一个独属于施法者的简单欠身礼,在巫师世界势力笼罩的位面,施法者也就这么一个欠身礼,各种环境普遍通用。

看朱鹏欠身之后,对面的姐弟两人赶紧回施一礼,恍若本能一般。

“迪娜小姐,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我还是得问一句,难道您的导师没特意叮嘱过你,随意点评各个巫师学派之间的风格差异,需要至少比对方高一阶位的水准,不然很容易引来敌意甚至纠纷的。”

一个练太极拳的,随意跑到一个形意拳高手旁边说形意拳怎么怎么样,你该怎么怎么样,不该怎么怎么样,这样做已然无异于上门砸招牌挑战了。巫师体系在这方面相对好一些,但巫师城也是众多流派彼此竞争,一名施法者随意点评另一名同阶级施法者的个人甚至学派风格,约等于找事。

朱鹏此时提点迪娜·达尔一句是好意的,施法者傲慢没错,但别把这股傲慢代入到与其它施法者交往中去,尤其是在你还不是实力很强,地位很崇高的时候。不然哪天莫明其妙的被人下了咒,也许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当朱鹏话语提及“您的导师”时,对面美丽的女法师眉头微微扬了一扬,似乎是被这不经意的话语触及到了痛处。

“呵呵……其实我还真就好奇深渊之城正牌巫师调教出来的学徒,比我们这些野法师学徒到底强出多少,十二级奥术法师请您赐教。”说着,女孩从袖中取出一卷皮质的卷轴,她甩手扔在了身前的练习斗场内,卷轴铺开魔阵光华闪烁。下一刻,一头接近两米高的人形巨兽持着一根造型异常夸张的骷髅狼牙棒从召唤魔阵中走了出来,它仰天咆哮,凶恶气势异常的惊人。

“这是……未成年的食人魔?”

闻到对面传来的腐烂腥臭气,看着那头巨兽的形象,朱鹏此时开着的初号机镜片上,唰唰滑下一排排淡蓝色的数据。

“学院派学徒的理论基础就是扎实。没错,我的魔宠就是这头食人魔,派出你的那头魔狼前来应战吧。”系着马尾的黑发美女法师碧绿色的双目之中射出实质般的斗志,有着正规传承的施法者学徒看不起野路子出身的法师,野法师在理论基础与未来潜力上普遍是不如学院派的。然而自己辛辛苦苦磨砺锻炼的野法师又何尝看得起养尊处优的学院派?

彼此相近的级数,野法师几乎一路吊打各系施法者,面对巫师时会稍微怂一点,但迪娜在来之前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对面那个三等学徒也就五级左右的职业者等级,十二级打五级怎么可能不敢打?

双方所掌握的法术数量差距,对于施法的理解差距,甚至精神力与魔力厚度的差距,迪娜达尔都认为自己占尽了优势。

美丽的女法师哪知道,对面那个憋三从成为职业者开始就跳着级别杀戮怪物,一级打五级,三级打十级,五级打十几级,非如此哪有每一级五点属性点数的完美晋升,一般职业者平均每级获得三点属性点数,就算是优秀了。像朱鹏这样每级都完美晋升的,巫基本上等于在给他白干活

黑巫师朱鹏第十七章野法师与学院派之争

,毛都赚不到,甚至还得倒赔。

被人指名叫阵,尤其还是被一个妹子指名叫阵,这当真是朱鹏过去二十多年所少有的体验,休身养性的男巫摸了摸鼻子,最终还是决定把对面那个死丫头削得连她妈都认不出她来。

“打一场也不是不行,不过无端端的比斗我是没兴趣的,来点彩头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