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末世到修仙第九百七十四章杀

末世到修仙 第九百七十四章杀

“是禁制!”豆珠大小的冷汗顺着封池的脸颊滚落,他虚弱的道,“旁人我不知道,我的识海之中被下了禁制,一旦生出了逆反之心反过来对付天一门,他们只需要抬一抬手,顷刻间便是识海炸裂,身死道消的下场,其实我也是不想的,只是……”

“呵,”禁制?!叶楚的心头微微一动,眼角轻轻的抽了抽,那份搜他魂的心思便淡了下来,不过,却是也懒得听他的连篇鬼话,便是冷笑了一声,截断了他洗白自己的话语,冷声道,“你们在归元谷中安插了多少人?!”

“这个……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瞧着叶楚闻言瞬间冷下了的脸,封池缩了缩脖子,满眼惊惧的看着叶楚,用力的喘着粗气,嘶哑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急切,“我虽是元婴期的修为,但也只是个听命于人的小角色,这种机密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

“慌什么?!”叶楚嗤笑了一声,寒声道,“我自然知道你不可能全都知道,有一个算一个,能说几个就说几个,不过,”叶楚微扬起了手中的七杀剑,“你可要想好了再说,若是胡乱攀咬的话……”

听到叶楚的这般说法,封池虽是陪着笑,但眼瞳却是微不可察的缩了缩,他们竟是已经查到化神级别的长老了么?!絮絮叨叨的自金丹期的数起,十数个人名流水般的自封池的口中吐出,虽心知他是有意的拖延时间,叶楚却是也并没有着急,只是笑眯眯的盯着他,手中的七杀剑在他的周身要害上轻轻的划过。

“我就知道这些了,咳……至于元婴期的,我确实是不大清楚,”封池的神色略微有些迟疑,只是在瞧着叶楚的七杀剑一顿,悬停在了他的丹田之上不动了之际

末世到修仙第九百七十四章杀

,封池便咽了咽口水,语气带着些许无奈,“我虽没有什么证据,但,从一些个蛛丝马迹推断,那王连君有可能同我是一样的。”

瞧着叶楚只是眉头微微一挑,并没有丝毫意外的讶然之色,封池心头一紧,连素日里头行事小心谨慎的王连君,都暴露了出来……眼眸之中的光芒微闪,封池心中的念头急转,微垂下的双眸之中,渐渐的有一抹阴戾的狠色翻涌,这个叶楚绝不能留了!

“还有就是,化神的大修中,咳咳……”一阵儿歇斯底里的剧烈咳嗽之后,鲜血自他的口中不断的涌出,封池的脸色胀的越发的红艳了,声音变的低弱了下去,嘴巴开阖之间,低弱的声音叫人根本听不清楚,凛冽的目光在他的脸上细细扫过,叶楚的脸上泛起了一抹迟疑之色,不过到底还是被他先前的话引动起了心思,皱着眉头,叶楚抬步,朝着封池的身边凑前了两步。

封池此时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已经被那仿似能滴出鲜血的眼红色充满了,仅剩的一只手掌一翻,一枚已经完全变成黑色的玉简现出在了他摊开的掌心之中,他猛出仰起了头,一股血箭从他口中喷出,尽数的溅落在这玉简之上,声音干涸嘶哑的仿似在嗓子里头揉了一把沙子般,厉声的喝道,“去死吧!”在这一瞬间,他眼睛里的怨毒、愤怒、不甘尽数的化作了一抹浓浓的期待。

就在封池向着叶楚扔出了玉简,身子欲要滚动逃开的一霎那,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劲道牢牢的困锁住了,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叶楚冷笑了一声,就在他掷出玉简的同时,手中的七杀剑没有丝毫迟疑的压落,刺入了他的丹田之中,豁然破开了大洞的丹田之内,剑锋所指之处,那气息萎靡的元婴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便是被锋锐无比的剑意搅成了碎片。

看着那枚玉简于半空中,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叶楚脚下狠狠的一踏地面,抽剑而出,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向后暴退了出去,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是退入了身后的白雾之中。璀璨的白光越来越盛,之后,“轰!”的一声,猛的爆炸开来。

浓浓的烟尘翻滚而起,一股无比强大的冲击波瞬间蔓延了整片天地间,地面被撕裂开了数十道丈许长的裂缝,与此同时,在叶楚骇然的目光当中,那股尾随着她而来的强悍气息,被身前淡淡的白雾尽数的挡在了外头,一丝一毫也没有透漏进来。

好半晌儿,漫天的尘埃落定,一片废墟当中,封池的身体在剧烈的爆炸之下,连点渣渣都不剩,望着这满目的疮痍,叶楚按了按仍有余悸的心口,长长的吐出了口气,这次到底是她有些托大了!这些个一路摸爬滚打冲入了元婴期的修者,怎么能没有点儿保命的本事?!更何况一个领悟了剑意的修者,心性又怎么会那般的软弱?!果然,还是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了!反省了一下自己的错误,叶楚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废墟,捏紧了手中的七杀剑,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下一次绝不与人废话!反身,叶楚向着白雾之中走了进去。

……

“锵!”清越的剑鸣声响彻,如血般的猩红长剑,携着磅礴的逼人锋芒,当头挥落,面对着这仿似能够开山断岳的恐怖一剑,吴大林仿似坠入了冰窖般,通体生寒。望着那迅速在他瞳孔之中放大的道道如血剑光,吴大林的一双眼眸之中泛起了浓浓的猩红血色,满是不甘和绝望的神色,体内一连串儿密集的爆鸣声响起,元气急速的运转之下,经脉隐隐的泛起了痛楚,吴大林艰难在全身已经被气机锁定了的情况之下,奋力的劈出了手中的长刀,同时,极力的扭动着身体,避开了那一道道压落而下的剑光。

“噗!”血光迸溅,一道血线在吴大林的身上显现而出,饶是他极力的避开了要害的所在,却仍是几乎被这一剑开膛破肚。踉跄着倒退而出,伤口处锋锐无比的剑意,仿似小刀一般在剜割着他的血肉内腑,气血剧烈的翻腾着,吴大林的喉头滚动着,猛的吐出了数口鲜血。(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