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代嫁双面妃第三百二十章婚礼进行

代嫁双面妃 第三百二十章 婚礼进行

这一日齐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圣旨御赐重礼,以示恩宠,宋珺瑶得了赐婚,又有这样的脸面,顿时身份不同,哪怕只是言明是个平夫人,算是侧室,也因着这些而显得更加不同。

宋丞相给心爱女儿的陪嫁也不同凡响,颜以筠冷眼看着,比自己出嫁之时多了不知几倍,或许是图个哪怕是平夫人也不能落了脸面,这样隆重就显得嫁过去并不会居于人下的心思,只送亲的队伍就排了一整条街。

而宫里素来喜欢逢高踩低的那些人也不甘落下,赏赐纷纷下来,尤其是贵妃娘娘赏的首饰头面和出嫁的喜服,虽然都不能与正室的fèng冠霞帔相比,但也是华贵美丽至极了。

往来的宾客都是京中显贵,身份稍差的连张请帖都拿不到,当然,前来的赴宴的人也都是齐子煜亲自拟定的名单,务求场面盛大但不逾越。

颜以筠从早上梳妆打扮之后便到前面迎客,这些日子她虽然在院子里不出现,可外面的传言却多,如今,见了她这样神采奕奕那些看笑话的心思便淡了几分,加之她的身份,又多了几个势利的贵妇凑过来搭话。

“夫人前几日受了风寒,这身子才好些又强撑着打理府里的事宜,今日大夫不断叮嘱万不可累着,夫人还是坐下吧,也让众位夫人也都坐下。”红莲在颜以筠身边说道,声音不大,可足以令场内的人都听见,顿时一片应承。

“原来侯夫人受了风寒,那该要好好调养才是,我府中还有前些年一直留着的山参,不是什么极品,却也难得,拿来给夫人调理最好不过。”一个眉清目秀的中年女子忙卖好。

“多谢了,不过是小病,哪里用得着那些好东西。”颜以筠一愣。心道这位可真是个人才,红莲才说了一句,她便接过来,那嘘寒问暖的样子真诚至极。可若非她想不起来这位夫人的姓氏和她背后的关系,恐怕也能更加真诚的道谢。

“侯夫人这话说的可差了,什么病都不是小病,得好好将养才行,您又是这样的年纪。可不能大意。”那女子继续劝道,甚至转回头向跟在身边的侍女吩咐了一句,让她立时让外面等候的小厮回去取来山参送过来。

颜以筠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小丫头一溜烟的跑走了,无奈的看向红莲,她倒一脸本该如此的模样,剩下的人见了纷纷要送来各式补品,给颜以筠进补,红莲这才替着她辞了那些好意。

她们自以为有趣的话题,颜以筠却如坐针毡。不说她并不关注今年快到年下京城流行了什么花色布料,就是她想关注,这些日子被圈在那一方天地里也有心无力。

但今日却极为重要,她不想露出丝毫的异样来,便保持微笑陪着搭腔,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剩下的人也会交口称赞,然后捧一捧这位新贵夫人,红莲在旁不时替她揉肩端茶,伺候的十分尽心尽力。

除了这些已经嫁做各高门大户做正妻的夫人能够与颜以筠一起坐着叙话。旁的一起被带来赴宴的还有些有头脸的侧室,也只能站在后面候着,另还有些未出阁的女孩子也跟在母亲或者嫡母身边,颜以筠偶尔目光扫过。只见一片莺莺燕燕环绕,十分难受,心里暗想若是换个男子在她这里恐怕会欢喜的。

找了许久,才见韩夫人携着韩嫦曦在屋内一边坐着,旁边一同坐的竟是苏夫人和苏冰璃,颜以筠登时愣住。说了句抱歉才起身向她们走去。

“见过韩夫人,恕我怠慢了

代嫁双面妃第三百二十章婚礼进行

,这会才看见。母亲几时来的,怎么也不使人与我知会一声,”颜以筠行礼问好,又转头向苏冰璃道“这几日听了消息,还没来得及给姐姐道喜,恭喜姐姐了。”

这样的场合里苏冰璃自然不敢真的受颜以筠的礼,心里虽然记恨恼怒,瞧着她那笑容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的难受,但余光所及,之前围着她的贵妇虽然说着话,可眼光还是一直瞟着她们这边的情形,好歹压了压心里的不快,忙起身道“妹妹说的哪里话,若论风光我可远远不及妹妹这里,那宋家的姑娘谁不知是何等人物,如今得嫁齐府自然是妹妹大喜了。”

颜以筠听的她话里带刺,一挑眉刚要开口,却被韩夫人拦下“苏夫人这两个女儿真是姐妹情深,这恭喜来恭喜去的还不都是你们一家子说来圣上赐婚,这苏大姑娘的婚期也近了吧。”

“正是,过了年就办,十三皇子那边已经下了聘礼,选了极好的日子,回禀了圣上,本来也是该年前办的,可十三皇子求了旨意,圣上允准,才定下。”苏夫人笑道,她本不同意颜以筠的主意去替苏冰璃求什么赐婚,生怕她会做了皇子妃后转过头来对付自己,但苏邑听了之后便打定了心思,如今圣旨已下,自然没有转换的余地,可不幸之中的万幸,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哪怕是个正妃也翻不过天去。

“若论身份,苏大姑娘这可是过去就是皇子妃的位子,当真能看出皇帝的恩宠了,苏国公还是皇上最看重的臣子。”韩夫人忙顺着恭维了一句,然后转了话头道“若是年后倒也没有几日了,想必苏府定然是事事要靠苏夫人做主忙碌,等到儿女的事情都落定了,我还有事要去苏府上门相商。”

颜以筠闻言变色,完全没有想到韩夫人竟然要在这里提起此事,但也不能插话,只好安耐着性子。

“不知韩夫人所为何事?不妨先与我说一说。”苏夫人自觉之前与韩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往,不知韩夫人有此举是为了什么,她忖着苏邑与韩尚书也没有太多的政见相合或者不合。

“说起来也是段缘分。。。”韩夫人话头刚起,外面便有小厮一叠声的进来禀告,“吉时已到,新人入府。”未完待续。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