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传奇族长第一百九十七章气运之鼎

传奇族长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气运之鼎

异族战场屠百万,百战不死誓不归

每一位拥有战名传承的人族武者,可以说都是经历了无穷无尽的杀戮,白骨成山,血流成河,乃是人族中的强者

就在这时紫蛇剑之上突然有一股浓浓的血煞之气溢散而出,令萧晨不由得呼吸一滞,有些承受不住这剑上的煞气,哪怕历经万古岁月,这紫蛇剑依然锋芒不减

浓郁的煞气在大殿中卷起阵阵空间激荡,一代代传承下来,这柄紫蛇剑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异族鲜血

“这柄紫蛇剑自第一代紫蛇尊者手中,屠戮百万异族,得人族气运加持,转化为传承战兵,一代代传承下来,所引的异族鲜血数也数不清楚,如今这柄宝剑已经化为了人体战兵,后辈传承者只需不断的炼化,举可以一脉相承,等突破到重楼境,便可以彻底炼化,展现出十二分威力”

人体战兵萧晨自是知晓,在大荒中有神兵利器,或是品级高等,或是所用天才地宝锻造,可与武者肉身融为一体

下一刻,字紫蛇尊者身上,涌出一股无穷无尽的威力,不过在萧晨的感知下这股无上伟力却如无源之水,似乎下一刻就会消散一般,原本在大殿中肆虐的煞气,眨眼间就已经被重新封印到了紫蛇剑中

“这储物手镯中,还有一些万年之前的天才地宝,其中唯有两种宝物最为珍贵,分别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碧血金和一株八千年年份的八宝琉璃草,这碧血金乃是一名重楼境八重天的武者坐化后遗留下来的碧血丹心,这两样就算是对于侯品战部都是万载难得一见的宝物”

八千年的灵药,可谓是已经通灵化神,成为一种新的生灵,对于这种的等级的药草早已经有了趋利避害的灵性,寻常哪得一见,就算是有武者能够发现如此宝贵的药草,除了一些实力强大的武者谁能够将之收服,更不外乎将之炼化了

碧血流干染青天,不破异族誓不还这碧血指的就是碧血金,不还乃是灵药不还草,都是人族大能者陨落之后,方遗留下的人体秘藏宝物,而碧血金乃是铸造人体战兵的神料,而且其形成的条件也是颇为苛刻,想要坐化后有碧血金存留,至少也是达到重楼境的人族强者,而且必须要在异族战场浴血搏杀,屠戮无尽异族,获得人族气运承认,获得战名之后,才能在坐化后遗留下一定数量的碧血金

普通的战兵只需要加入一点点这碧血金之后,就拥有了潜质日后进化为人体战兵,甚至化为神兵利器也未尝不可这样的神金放在哪一个部落之中都是作为族中的底蕴存在,轻易不会动用,更别说拿出来进行交换

碧血丹心

萧晨的心神不由得一震,这可真正的算的上是碧血丹心了,望着紫蛇尊者手中那一块婴孩拳头大小的碧青色血金,正是这一小块血金,散发出浓浓的血气,这血气阳刚炽热,隐约间有碧霞冲天,演化出金戈铁马的场景

“这些兵法典籍,加上老夫青铜手镯中的一些遗留下来的灵药兵甲,望你能好好的运用,我看你这杆黑色长枪也并不是凡物,不过枪中灵性已失,等到你突破到重楼境界,经历天劫之时,将这块碧血金取其一拇指大小的一块,融入其中,经过天劫的锤炼,化为人体战兵不在话下,到时候你这杆战枪就能够真正的承载道法纹路,化为绝世神兵”

“多谢前辈提点,萧晨定然不负我人族先辈的碧血丹心”

下一刻,只见紫蛇尊者从手腕处将那青铜色的手环退下,一把放在了萧晨的手中,不待其反应随即开口说道“老夫已经将这储物手环中的那一丝属于老夫的气息剥离,待你烙印上你的神识气息就能够顺利使用,现在这储物手镯就属你了”

“你来”

接着紫蛇尊者再一次的唤过萧晨,此刻老者的双眸望向了大殿中那盘膝而做的八道早已经气息全无的身影

“你眼前的这八道身影,乃是老夫坐下的八大战将,他们每一个人都至少拥有重楼境三重天的实力,足以成为上品战部甚至一些侯品部落的族长,他们跟随老夫战尽四方大地,屠戮无数异族,最终却伴随着老夫沉眠与这无尽昏暗的地底世界”

八位重楼境三重天的武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掩盖在这万载岁月之下,往日的金戈天马无尽硝烟业已经随他们远去

“老夫这八位战将之中,如老夫一般拥有传承战名者,亦有两位,战名分别是血衣侯和撼地锤,他们分别是第四代血衣侯和第六代撼地锤”

随着老者的目光,萧晨望向了八道身影中的一身血色战袍的青年和一名身体高大,哪怕盘坐在大地之上,其身形依然达到萧晨的肩膀处

“这两人的传承战兵,老夫也已经放在了这储物铜环之中,望你能够寻到两位合适之人,不要堕了这两位绝世战将的威名

恭恭敬敬的再次向着八位先辈躬身一礼,萧晨神色庄重的开口说道“晚辈定然不负辜负我诸位先辈的遗志,即便先路染血,晨也会走下去,不堕诸位先烈的威名”

就在这时,紫蛇尊者双眸突兀的再次射向了萧晨的身躯之上,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萧晨小子,你的身上也有一个储物空间吧,而且等级也不低吧”

什么

听到紫蛇尊者的话语,萧晨不禁感到一个激灵,难道这紫蛇尊者发现了他身上的至宝山河印,不过接下里的老者的话语让他提到嗓子口的心再次放了下来

“这是你的机缘,老夫不会过问,不过被你收入其中那一方九尺九寸的青铜鼎,乃是我紫蛇部落的镇族至宝,寻常的储物空间根本无法将其收录其中,就算是老夫的那青铜手环也不行”

此刻萧晨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原来老者在自己将那青铜小鼎收入山河印之中时就已经发觉,好在其并不在意

“那青铜鼎,乃是气运之鼎,用来镇压部落气运的镇族礼器”

ps新的一周,族长求票票(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吐鲁番治疗宫颈炎费用

滁州治疗遗精医院

遵义癫痫治疗正规医院
石家庄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河南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