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天道巫神第一百五十章神宫守卫

天道巫神 第一百五十章 神宫守卫

楚玲玲轻掩着鼻子笑着说道:“还是要多亏冬瓜哥走了狗屎运,踩了鸟粪,这才能战胜操纵铠甲的蜃。”

冬瓜挠挠头,道:“我怎么听着这话好像是在损我,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可不是嘛,谁像你一样能那么巧踩到屎上?”楚玲玲补充道,“这回我相信陆哥说的话了,冬瓜你就是一个特别好命的人,不管遇到啥事,都能化险为夷。”

冬瓜郁闷的哼了一声道:“反正是我打败了铠甲。”

陆仁轩皱起眉头,观察起黑色的铠甲来。他看了一眼楚法邱,发现他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说道:“不应该呀,按道理这两个铠甲虽然刀枪不入,但美国的特种兵带着枪和地雷,甚至还有其他重武器,不可能一群人打不过两个铠甲人呀?”

楚法邱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如果真如冬瓜所说,这两个铠甲追杀的特种兵用连环地雷对付它们,那么仅凭我们几个怎么可能打败所谓的‘蜃’?有冬瓜,不……有屎也不行。”

冬瓜硬生生的从铠甲身上拔出了比手中的刚光还要结实的长枪,道:“楚老大,请你不要把我和屎放到一块说。”

楚法邱没搭理冬瓜,继续说道:“这两个铠甲看样子是宫殿里的守卫,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怎么可能守住宫殿?”

陆仁轩想了一下道:“如果不是因为特种兵的强大,不是因为我们的强大,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守卫变了,要么不是原来的守卫了,要么就是它们的力量下降了。”

楚法邱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当时在那个台阶上,你是不知道,面临那四个铠甲人时,我感觉到的是无比的渺小,就感觉自己好像是神仙面前的凡人,或者凡人脚下的蚂蚁一般。可是这两个铠甲人却没有这种感觉。”

陆仁轩道:“有没有可能,你在录像中看到的铠甲人在抓捕那只炎火神兽时是很强大的,只是后来过了这么长时间,能力下降了,才不像以前那样强大了。”

楚法邱道:“我听说上古时期的一些武器、铠甲因为跟随主人时间长了,都带有一定的能力,有时那些上古时期的大能们还会留下一丝神念附着在随身物品上。说不定这些铠甲就是古代大能者穿过的,因为某种原因,大能者们离开了,他们留了一丝神念在铠甲上,让他们守护着这个宫殿。只不过神念经不住时光的损耗,逐渐减弱,以至于还被蜃寄生于铠甲之上。”

陆仁轩道:“或许吧。甚至有可能,那些遗留的神念捕捉活物,把神念融入这些生物之中,靠生物来控制铠甲,进而来保护宫殿。毕竟神念这种东西控制活物应该更容易些。”

楚法邱道:“咱也别总在这站着了。这玩意儿咱们研究一天也研究不明白的,先看看这个守卫守着的宫殿有什么吧。”

陆仁轩道:“也好,反正咱们也就是不清楚,或许等线索足够多时,才能破解吧。”

冬瓜协助黄皮拿下了另一根长枪,不过他比了一下黄皮的身高,道:“我看这长枪还是让陈家兄弟来拿吧,你太矮。”

黄皮夺过枪,道:“瞧不起人是不?我身高不够,并不代表我胳膊也短?还真当我耍不了这长枪?陈三,这枪给你用。”黄皮乱侃了一通,末了还是把枪给了陈三使用。

陈二解释道:“我弟弟在少林寺当过几年俗家弟子,少林棍耍的还凑活。”

陈三听他哥如此评价他的拿手绝活,不满地说道:“哥,夸两句会死呀。怎么叫还凑活,我那叫耍吗,我那是长枪在手,走遍江湖。”

陈二道:“行啦,你就吹牛吧,你枪耍的好,还能在别人腿上戳两个窟窿?那场面简直让街坊邻居都吓傻了,你那时候才十三好不好

天道巫神第一百五十章神宫守卫

。”

陈三道:“你别瞎说,我十三你也十三呀,早就懂事了。再说了,当年要不是那个小混混调戏一个小妹,我会那样做?”

陈二道:“你是图了一时之快,你知不主动大哥为了你伤人的事磨破了嘴皮子,到处求情?要不怎么会把你送到军队上呢,不就是为了磨磨你的性子吗?”

冬瓜道:“你兄弟俩一直这样吵吗?不就是一杆枪吗,咱们是用来防身的,又不是用来打架的。”

黄皮也在一旁道:“不用争了,冬瓜和陈三两人会武功,用枪也有用枪的好处,不像咱们这两人,拿着冲锋枪都没办法对付这铠甲人。”

陈二嘟囔道:“也没见冬瓜对付的了铠甲人,明明是屎对付的。”

冬瓜听得一清二楚,道:“陈二,你说什么?”

陈二赶紧说:“没说啥,我啥也没说。”

冬瓜哼了一声嘟囔道:“我救了别人,屎救了你。”

陆仁轩的注意力在铠甲守卫上,并没有去管几个人的争吵,他看着铠甲身上的纹路,心中暗道:当时那个光幕景象中,这些铠甲人可都是有巫术的,估计是留在铠甲身上的神念发出的招数,成功困住了炎火神兽,现在的铠甲应该已经没有这能力了,否则刚才他们就是团灭的下场。

陆仁轩突然想起当时的一个推断来,似乎是有“人”在跟他们玩勇者大冒险的游戏,选拔通关的人出来。

他们是选项,还是弃子?

陆仁轩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一路闯关都是无比惊险、无比艰辛的,能走到这一步,除了冷静、身手、智慧,还有很重要的运气。

陆仁轩继续看向两个铠甲,尤其是头上的两个圆洞。尽管铠甲里面没有人,他仍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两个空洞。

突然他似乎看到空洞之中一点闪光一瞬即逝,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陆仁轩一愣,因为他听到了一声叹息。那声叹息,绝不是周边的人发出来的,而是听着像是穿越时空的一声感慨。

陆仁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只感觉随着这一声的叹息,似乎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命运正在向他压来。

友情链接